bokee.net

企业主博客

正文 更多文章

湖湘名人中的书画大家

  姚涯屏(广州美协山水画艺委会副主任兼秘书长)

  “在书画艺术方面,湖南出过哪些人物?”二十一年前,我投考浙江美院,口试美术史时,有老师就问过我这个问题。湖南作为古代的边远地区,“人物”自然没有江南多,却也不是没有。那次考试以名落孙山收场,倒不是因为这次问答扯了后腿。这里就略举数位,讲讲湖湘名人中的书画大家,年限设定在1949年前。

  先讲两个与广州有些牵扯的书法大家。

  大家都知道书法史上有“欧颜柳赵”的说法。这“欧”指的是唐代书法大家欧阳询。他是潭州临湘人,现在属于长沙。张怀瓘《书断》里说 :“欧阳询八体尽能,笔力劲险,篆体尤精。”现在大家之所以熟悉他却是因为他的楷书,《九成宫醴泉铭》成了他的代表作。这也是欧阳询率更没想到的吧。说到与广州的关系,欧阳询的父亲做过陈朝的广州刺史,起兵反陈死在任上,满门抄斩,只逃了欧阳询一个。这一逃,逃出个千古书法大家。

  再讲一个:怀素。怀素是唐代草书大家,与草圣张旭并称“颠张醉素”。在他那珍藏在台北故宫博物院的《自叙帖》里,他开门见山地说: “怀素家长沙,幼而事佛,经禅之暇,颇好笔翰。”怀素是湖南永州零陵人,“家‘长沙’”用的是个泛称。他曾种芭蕉万株,用蕉叶练字,秃笔成冢。在古代人物画中,经常有画个和尚解衣盘礴在芭蕉叶上写字的,就是画的“怀素书蕉”的故事。“永州八景”中有一景叫“绿天蕉影” ,也是这么来的。

  李白的《赠怀素草书歌》中写道:“少年上人号怀素,草书天下称独步;墨池飞出北溟鱼,笔锋杀尽中山兔……”可以想见其风神。怀素曾南下广州,跟在广州做刺史的徐浩学书。苏涣写过一首《怀素草书歌兼送谒徐广州》:“……忽然告我游南溟,言祈亚相求大名。亚相书翰凌献之,见君绝意必深知。南中纸价当日贵,只恐贪泉成墨池。”贪泉在石门,石门就在广州白鹅潭西十五里小北江上,在古代是南北交通要道。

  再讲几个在南岳衡山周围扎堆的画家。

  宋朝有个儒将叫赵葵,宋宗室。在湖北襄阳抗金,战功赫赫。做过右丞相兼枢密使,封信国公,然后卫国公、鲁国公、少傅、冀国公一路做去。八十一岁卒,赠太傅,殁后配享南岳庙。仗打得好,官做得大,画也画得好。传世作品有《杜甫诗意图》,藏在上海博物馆。两米多长的手卷上画的是十里竹林。我学画时曾认真临摹过几卷,至今还有一卷随身。赵葵是湖南衡山县岭坡乡的,在衡山正北边。岭坡乡往东北三十公里, 有个白石铺,齐白石是白石铺的。这位不用多介绍,不会画画的也知道他。齐白石曾在广州住过将近一年,知道这个的广州人倒是不多。

  “过岭全无远道愁,此行曾作快心游。荔枝日食三千颗,好梦无由续广州。”看来广州给他留下的记忆是美好的。还有位陈少梅,也是衡山人。老一辈画家称他是“唐寅后一人”、“马夏再世”,与齐白石、溥心畲、张大千并称为“民国四大画家”。现在知道陈少梅的远不如知道其他三个的多,这与他的造诣高低没有关系。可惜四十五岁就去世了,真是天妒英才。

  古人常以天象拟人世间事物。《三国演义》里,孔明就时常“仰观天象”。仰望星空,璀璨繁星多聚于天中,四周则有些稀稀落落。这也与人间人物相似。但要说到亮度,倒不见得最耀眼的都在天中,启明星就是在天边的。

编辑:书画艺术品信息网www.shjyxxg.com

 
分享到:

上一篇:新水墨交易市场投资需谨慎

下一篇:艺术品消费浮躁风渐渐消退

评论 (0条) 发表评论

抢沙发,第一个发表评论
验证码